每日一修-平凉市传统文化促进会
收藏本站会员注册
当前位置:首页 >> 传统文化 >> 每日一修

【每日一修】《论语》学记321 做人当恰到好处

来源:
作者:
发表时间:2021-01-29

【每日一修】《论语》学记321

《论语·子路 13.21

【原文】子曰:“不得中行(1)而与(2)之,必也狂狷(3)乎!狂者进取,狷者有所不为也。

【注释】

(1)中行:行为合乎中庸。

(2)与:交往。

(3)狷:音juàn,拘谨,有所不为。

【译文】孔子说:“我找不到奉行中庸之道的人和他交往,只能与狂者、狷者相交往了。狂者锐意进取敢作敢为,狷者独善其身有所不为。

【评析】“狂”与“狷”是两种对立的品质。一是流于冒进,进取,敢作敢为;一是流于退缩,不敢作为。孔子认为,中行就是不偏狂,也不偏于狷。人的气质、作风、德行都不偏于任何一个方面,对立的双方应互相牵制,互相补充,这样,才符合于中庸的思想。

【学记】恰到好处

王鹏翔

中行、狂、狷代表了三种人,因为品质、性格、修养的不同而决定了他们行事上的差异。

中行之人合于中庸之道,品德与君子无异。“与”和“可与共学、可与适道”的“与”字同义,为朋友、同学、师生、知己义。孔子时,世人多行不义,能遇到行中道的君子贤良,可谓寥寥无几,故夫子曾叹“中庸之为德也,其至矣乎,民鲜久矣”,可是又能有什么办法呢?圣人所行之路依然要行,所做之事一样也不能少。

受时势的影响,既然无法遇到行中道的人,那就退而求其次,也要与狂者、狷者为友。何以故?狂狷之人虽然还没有达到行中道的境界,但也有他们自身的优点。狂者锐意进取,生生不已,为了向善,光进不退,敢作敢为。狷者虽不及狂者,只知退,不知进,流于退缩,但有所为,有所不为,以善为底线,亦是难得。故此,愿与他们为友。

【按语】行中道者为上,因为合于中庸,不偏不倚。然后将狂与狷分作两个,意思是狂者其次,因为乐于求善,进而不退,也有点偏激。狷者再其次,虽是只知退,不知进,有点保守,但因善而不行恶,是为有所不为也。后两者虽不及用中道而行,但也各有所取,值得为友。

但是如果将行中道者、狂者、狷者当成三种品质,夫子的本意也有可能是中道难求,那就以狂狷为求为人为学当有进取之心,但又不能冒进需要狷者之退,退又不至于失去为善的底线。如此则能知进退,不妄为,守善道,且亦有机会成为行中道的君子。只有如此做,方能恰到好处

中道难相与

狂者可进取

狷者有所为

皆是善学类

名家集义

《论语新解》:伊尹圣之任,狂者也。伯夷圣之清也。狂狷皆得为圣人,惟不如孔子仕速之时中。时中,即时时不失于中行,即时而狂时而狷,能不失于中道。故狂狷非过与不及,中行非在狂狷之间。

《论语正义》:包曰:“中行,行能得其中者。言不得中行,则欲得狂狷者。”

包曰:“狂者,进取于善道;狷者,守节无为。欲得此二人者,以时多进退,取其恒一。”

孟子尽心下:“万章问曰:‘孔子在陈,何思鲁之狂士?’孟子曰:‘孔子‘不得中道而与之,必也狂狷乎!狂者进取,狷者有无所不为也’。孔子岂不欲中道哉?不可必得,故思其次也。’‘敢问何如斯可谓狂矣?’曰:‘如琴张、曾皙、牧皮者,孔子之所谓狂矣。’‘和以为之狂也?’曰‘其志嘐嘐然,曰:‘古之人,古之人。’夷考其行,而不掩焉者也。狂者又不可得,欲得不屑、不洁之士而与之,是狷也,是又其次也。’”

赵岐注:“中道,中正之大道也。狂者能进取,狷者能不为不善,时无中道之人,以狂狷次善者,故思之也。嘐嘐,志大言大者也。重言‘古之人’,欲慕之也。考察其行,不能插覆其言,是其狂也。屑,洁也。既不能得狂者,欲得有介之人,能耻贱污行不洁者,则可与言矣。是狷人次于狂者也。”

《四书遇》:只看狂者进取,吾便可与;狷者有所不为,无便可与。有为二人落落,不必更得中行,已足全肩担子矣。

汤宣城曰:“不要把中行形容狂狷不好,圣人实见的狂狷好处,故特地思他。”

《论语集注》:狂者,志极高而行不掩。狷者,知未及而守有余。盖圣人本欲得中道之人而教之,然既不可得,而徒得谨厚之人,则未必能自振拔而有为也。故不若得此狂狷之人,犹可因其志节,而激励裁抑之以进于道,非与其终于此而已也。

《论语义疏》:江熙云:“狂者知进而不知退,知取而不知与;狷者急狭,能有所所不为,皆不中道也。然率其天真,不为伪也。季世浇薄,言与实违背,必以恶时饰诈以誇物,是以録狂狷之一法也。”

《论语点睛》:“狂狷”就是狂简。狂则必简,简即有所不为。有所不为,只是行己有耻耳。孟子分作两人解释,孔子不分作两人也。若狂而不狷,狷而不狂,有何可取?

参考书籍:《论语义疏》皇侃著,《四书集注》朱熹著,《论语点睛》蕅益大师著,《四书遇》张岱著。《论语正义》刘宝楠著,《四书恒解》刘沅著,《论语讲要》李炳南著,《论语新解》钱穆著。

作者简介:王鹏翔,初名王永亮,字昊古,甘肃庄浪人。受祖辈影响,热爱传统文化,从小学习四书五经。曾利用业余时间学习《道德经》五年。于2012年在广州创办焕文书院,并亲自授课,传播国学。近几年专攻《论语》一书,并参考古文经典,坚持每日写一篇札记文章,至今已写了400余篇。

审编发布:秦荣光

精选留言

芳草:狂者进取故仕途尚为顺利,作风有所张狂,但不叛经离道。狷者有所不为故仕途颇为失意,但安于现状,见善随喜。中庸之道皆为心性所显,不狂不狷,不偏不倚,夫子终于中道,故能成为圣人。互勉。

颜姐读了文章才知道狂与狷是指两种品格的人!


264